新传论学术讲座|张磊:《帝国、天下与大同:中国国际传播理念再探索》

作者:点击数:123更新时间:2018-07-10

  73日晚1900,在南光二四楼报告厅,中国传媒大学国家传播创新研究中心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张磊老师为我们带来了一场关于中国国际传播理念再探索的分享会。



张磊老师首先以美国独立战争和乾隆平定金川两件历史事件引发同学们的思考。张磊老师指出,美国独立战争发生在同一个“民族”之内,却是一场“外部战争”,平定大小金川之乱,是发生在不同民族之间,却是一场“内部平乱”,究其原因,在于两种逻辑的碰撞。古代中国秉持的是天下逻辑,天下逻辑即认为中华民族是权威主义,中国与周围邻国的关系是文化共同体与朝贡体系,持着大一统的理念。而彼时的西方已成为资本主义文明萌发的温床,新的社会制度和生产力状况催生了对世界全然不同的理解和诠释体系,西方遵循的是帝国逻辑,所谓帝国逻辑,就是经济、言论上的自由主义,与周围国的关系也是帝国与民族国家的关系,遵循的是争竞与优胜劣汰的规则。



19世纪80年代末,美国哈佛大学教授约瑟夫·奈提出了软实力(soft power)这一概念,相较于基于基本资源、军事、经济和科技的硬实力而言,软实力更指向文化方面,在于文化方面的导向力、吸引力和效仿力。很多年以来,“帝国主义”在政治光谱中一直是个侮辱性的称谓,而如今,又有一批重要学者和政客几乎公开宣扬帝国主义,其典型论调就是警告过度依赖“硬实力”的危险,并推荐发展“软实力”,被称为新帝国。现代“帝国”概念有三个特征:权力集中在少数族群和阶层手中;领土疆界跨越了民族界限;存在帝国内的不平等乃至殖民。现代帝国,表面上是古代帝国的延续,但实际上是资本主义在全球殖民的产物。

张磊老师指出,媒介在帝国的形成与维系过程中发挥着非常重要的作用,美国著名传播学者席勒指出:大众传播目前已经成为正在浮现的美帝国的支柱。“美国制造”的讯息在全球传播,发挥着作为美国国家权力以及扩张主义的神经中枢的作用。不过,现在世界传播的现代形式的兴起带来的世界大同的乌托邦想象,其实一直是作为一种社会经济体系的西方殖民主义和资本主义向全球扩张过程的基本组成部分。

之后,张磊老师为我们介绍了大同的概念,“天下大同”则是理想国。古代中国的大同,在我们今天所说的“共产主义”、“人类命运共同体”在很大层面上可以达成一致。

与此同时,国际传播的概念也在不停地更新,最后,张磊老师提醒我们,不应该仅仅是思考国际传播和软实力这两个概念,我们并不仅仅是考虑策略、技巧、效率等层面,更重要的是讨论理念,是根本上的关于世界秩序的想象,在这个基础之上,我们再去寻找我们应该往何处去,我们的国际传播往何处去,最后再去解决如何让中国在强大的同时,将中国威胁论消弭于无形,如何同时提高中国国家形象的可见度和好感度,如何去寻找新的世界秩序和媒介格局。



文:钱明惠

图:王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