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讲座】新传论学术讲座 | 赵毅衡:《为什么该雄狮与女人打扮? ---符号学文化研究与“标出性”》

作者:点击数:11更新时间:2018-11-11




讲座题目:为什么该雄狮与女人打扮? ---符号学文化研究与“标出性”
讲座时间:2018年11月12日上午9点  
讲座地点:新闻楼4楼报告厅
讲座人:赵毅衡

签到方式:i厦大报名并签到


讲座人简介:
    赵毅衡,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硕士,美国伯克利加州大学博士。1988年起任教于英国伦敦大学,现任四川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教授,符号学专业博士生导师,四川大学“符号学-传媒学”研究所所长,《符号与传媒》主编,中国中外文艺理论学会·文化与传播符号学会学术委员会主任,主持国家社科基金重大招标项目“当今中国文化现状与发展的符号学研究”。
    赵毅衡教授一直关注传媒的发展和传播学研究前沿,将符号学和叙述学研究视野拓展到传媒与传播学。他认为“我们正在面对人类传媒第三次突变,这次突变可以与5万年前言语符号的发明,5千年前文字的发明相提并论。面对传媒的数字技术突变,符号学必须重新定义自身”。赵毅衡教授认为,“符号是被认为携带意义的感知。符号学就是意义学”。“符号学在许多领域(文学理论,文化理论,语言学、人类学等等),只是可用的方法论之一。但是在一个学科中,符号学是不言而喻的(by default)方法论,这个学科就是传媒学(Media Studies)”。


讲座简介:
    标出性是意义理论中至今未研究清楚的一个重要概念,它是对立的二意义项之间不平衡的原因。标出性在语言学中已经有很长的研究历史,但至今在根本机制上没有定论;它在文化研究中更重要,文化研究却至今未能郑重研究这个问题。本演讲建议把文化中的标出性视为三项关系:中项偏向正项,构成非标出集团,联合排挤异相,使之成为标出项。与语言不同,文化符号学的标出性容易变动:一旦中项易边,就能造成标出性翻转,由此构成文化演变的动力。标出项对中项大众有特殊的吸引力,因此成为现代美学的一个重大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