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传论学术讲座 | 赵毅衡:为什么该雄狮与女人打扮?——符号学文化研究与“标出性”

作者:张清媛 庞云洁 点击数:10更新时间:2018-11-22



1112日上午,四川大学传媒学研究所的赵毅衡老师在厦门大学新闻楼四楼给大家带来了一场关于符号学的讲座。

首先赵老师先提出了符号学的概念,即符号和意义的关系,意义必用符号才能表达,符号只能用来表达意义,符号学就是意义学。符号学作为社会人文学科的公分母,具有可重复操作的原理,而且越来越类似人文社会学科中的数学。

介绍了符号和意义后,赵老师提出一个专业概念,所谓语言学中的标出性。标出性这个术语在现代语言学中的译为标记性。但汉语意义过于宽泛,容易出现误解误用。标出性是在用符号表意的时候人们使用较少的那一方所特有的性质因为某种原因而较少出现的那一项。

文化标出性与语言标出性很不一样,文化研究中的标出性是中项偏边的,这是文化符号标出性的最明显特征。非标出的这一项被认为是正常的,中性的,因而非此非彼的场合就会用非标出项替代表达,在中性场合避而不用异项。

同时赵老师复杂的文化概念三项式排列进行了具体的阐述举例说明了文化中的两元概念对立格局,包括正常和异常,智和愚,健康和病态,主流和边缘,实际上都处于三元的形态中,中间都有一个非此非彼的中项,中项不认同的就是异项。

在前文明社会中,男性是标出的,而雄性的标出有助于吸引雌性,雌性作为正常的主项无须标出,这种自然的安排,有利于种族繁衍这个最重要的生存目的。赵老师指出,文明人的最明显路标或者说文明社会的一大特点,就是女性取代男性标出。女性开始用各种妆饰给自己身上加风格标记,男性就成为以本色示人的非标出主项。这是人彻底脱离动物界的路标。

赵老师对标出性与风格也进行了具体的生活化的解释,在文化有大量风格性元素如礼仪,建筑,服饰等等,都属于正常元素。社会主流总觉得自己是正常的,异文化是标出的,非正常的。具有标出性的也可以是亚文化,亚文化群体异教徒众,移民社群,同性恋群体,流氓帮派等,往往以特别的风格区别于主流文化。这些亚文化集团几乎自觉地维持标出性形式特征。赵老师强调文化必须标出异项,标出异项是每个文化特定的符号结构性排他要求:一个文化的大多数人认可的符号形态,就是非标出,就是正常。现代社会来说,不在装扮上下功夫的女人,被认为是不像女人。女人的自觉自愿自动标出,是文明社会女性边缘化最明确的证据。



同时,标出性变化,不稳定的,存在标出翻转的现象。比起语言学,文化的标出性变动较多,这是文化演变的符号学特点。现代之前人类以适应自然为主流,改造自然为标出性活动,而现代人们全力改造自然,顺应自然反而成为了标出性活动。在当代生态主义逐渐成为共识的过程中,顺应自然再度成为主流,改造自然又开始带上标出性。再这个过程中,文化以标出形式保留前文化。

不仅如此,标出性还能表现文化权利关系,中国古人对文化标出性政治和理解非常成熟,而且善于处理。必须找出异类,必须边缘化异类,必须容忍异类,这是文化对标出性的三个原则。这一原则也同时应用于符号政治学,即团结大多数。

标出性也表现在艺术中,赵老师认为异项艺术美为标出之美,有些美只存在于艺术之中。艺术化解了标出项颠覆文化常规的威胁,简单来说就是在生活中是禁忌的事物,艺术能把它们纳入文化中项大致能接受的范围里。但艺术标出不等于社会标出,革命颠覆正项,是为了取代正项并且夺过中项,因此不可能不 媚俗

这是一场关于符号学的思潮碰撞,赵毅衡老师生动形象地展示了符号学在生活中广泛的应用,将符号学晦涩难懂的概念结合生活中的小例子,包括艺术、政治、男女差异等等层面,便于大家理解。同时也对文化中的标出性的古今差异、性别差异有独到而深刻的见解。标出性不仅有文学意义,也有现实意义,文明社会的一大特点,就是女性取代男性标出随着历史变迁,标出使得前文化得以保留和代代相传。一些日常生活中无法表达的情感或事物,也可以艺术的形式被接受。符号学并不是脱离生活的,甚至可以说是解释和反映生活的。我们通过对符号学的学习和理解,能够更好地理解生活中的方方面面,更好地发现生活中的美。

文:张清媛

图:庞云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