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念生:纪录片的真实性——从历史角度探讨

作者:点击数:10更新时间:2019-05-25

510日下午,第33期“厦大新闻学茶座”在厦门大学新闻传播学院举行。本期茶座的主题是“纪录片的真实性”,由林念生教授主讲,我院30余名师生参与。


林念生教授主讲的内容主要包括两个部分:一是纪录片的发展和过程,二是纪录片的特质。首先林念生教授从历史角度,以10年为间隔,为师生讲述了美国纪录片各阶段发展过程。他讲到在1929年经济大萧条期间,由于摄像机很贵,纪录片的拍摄者绝大多数来自社会精英阶层,选题焦点集中在社会问题与社会改革两个方面。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美国的纪录片题材转而集中到政治宣传方面。二战之后到50年代,以关注社会问题为导向的纪录片更是推陈出新,数量也不断增加。如法国出现了“真实的电影”流派,即强调及时地用自发的、自然的方式拍摄纪录片,这反映了纪录片的真实性。6070年代时,纪录片成为一种非常好的传播工具。由于技术的发展,开始出现了小型摄影机,比如出现了16mm8mm,甚至小于8mm的超小型摄影机,而且摄影机价格越来越便宜。林念生教授回忆1973年在威斯康星麦迪逊大学读书时,就是用8mm的摄影机拍摄了自己人生中第一部片子。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摄像机的普及,很多人开始用摄像机记录生活,这些属于生活纪实片。

林教授认为:“纪录片讲究真实,是现实与真实的再现,而故事片是虚拟的,是真实的重塑。”他提到英国人希望用故事的手法拍摄纪录片,因为用故事手法可以拍历史事件。纪录片的主要功能是反映社会问题,越南战争使得美国伤亡惨重,一位记者通过拍摄纪录片的方式,将战争的真实场景通过电视呈现在美国人民面前,促使反越战群体出现。类似作品还有1974年获奥斯卡最佳纪录片的《心灵与智慧》(hearts and minds),该片同样是关注越战却不仅仅关注表象,而是深入探讨战争的根源。此外除了战争题材,受到广泛关注的题材还有美国农场主剥削非法移民工人利益,生态环境保护等。

“纪录片是一种从批判角度以纪实的手法和客观的立场,关切社会政治经济文化教育军事艺术等方面的题材,从而深入探讨社会议题的影片。”林教授指出从30年代经济大萧条以后,纪录片在讨论社会改革时往往采用一种批判性的视角看事情,所以西方纪录片具有浓厚的批判色彩。可以对纪录片“documentary”来做一个分析解读,分为“document”和“-ary”,“document”是文献或者文档,“-ary”后缀有“关于什么的”意义,合起来可以理解为纪录片是与某事相关的档案。因此,林念生教授指出纪录片不应仅停留在问题表象上而要进行深入探讨,纪录片要注重从本质上讨论社会问题。纪录片又区别于新闻片,虽然二者都是真实地记录现实,新闻片主要关注事件的基本要素,如“5W1H”,而纪录片则需要深入谈本质问题。这是纪录片与其它形式片子的本质区别。从纪录片题材选择角度看,林念生认为纪录片关注的是人与人、人与自然、人与社会,拍摄的是实实在在的东西。在纪录片拍摄手法方面,林念生教授指出早期纪录片的影像和声音是分开记录的,将影像和声音结合到一起非常不容易,这时声音部分会通过旁白和配乐的方式添加,从而达到了人们希望产生的一些戏剧性效果。50年代后,摄像机开始有了专门录音的功能可以同步录音。但是由于需要提前设计拍摄时的机位,这种手法受到了强烈反对。林教授也认为这是一种形式上误用,因为这违反了纪录片应该不加任何设计的原则,纪录片特点是到现场就直接拍。纪录片的“真”也体现在它的操作方式上,它喜欢用摄像机长镜头直接拍,并根据实际环境调整机位,以区别于故事片的故意操作,纪录片是“真实地”、“客观地”把大环境拍下来。纪录片不仅在摄影上讲究“真”,在声音上也讲究“真”,并且二者要同时真实。因此西方近几十年很少采用旁白配音方式。林教授又强调早期的纪录片属于“docudrama”而不是“documentary”。



在讨论环节,林念生教授与在场师生展开了热烈的讨论。首先,林念生教授补充道,他认为纪录片确实是真实场景的再现,但只是在一定程度上的真实,是一种有选择的真实。这是因为纪录片在展示事件的过程中,通过组织、安排、剪接等手段已经将发生的事件进行了处理,所以不能保证绝对的客观。但是林教授认为工作人员在拍摄纪录片时要努力做到客观,尽量不要用配乐等方式进行操纵,从而最大程度保留片子的真实性。在纪录片的功能上,林教授认为由于纪录片本质上是深入探讨社会问题的片子,因此纪录片可以促进社会进步。厦门大学新闻研究所副所长毛章清老师说:“如果从传播效果的角度看,一部有关越南战争的纪录片可能会改变战争的走向,那么美国纪录片的发展是否受到了史学传统的影响?”林念生教授持有相反的意见,他认为纪录片的制作主要受到两个方面的影响,一是西方资本主义社会发展规律,二是西方人所强调的个人自由的理念。他指出有一段时间欧洲国家就非常注重个人自由创作,哲学观影响他们拍摄纪录片。对于观念会影响到纪录片的拍摄,苏俊斌副教授问道:“您在对于纪录片的研究过程中,是否受到马克思主义的影响?您认为马克思主义辩证唯物史观对纪录片的创作有哪些影响?”林念生教授认为应该从纪录片历史发展过程中看它的特征。纪录片是形式和内容的统一,是客观真实的再现。形式是系统,从形式看内容,作为纪录片创作者要尽量接近客观。好的纪录片不是把事实机械地呈现出来,而是要通过形式和手段彰显出作为本质的深刻内容。林念生教授认为,纪录片应该是非常专业的片子。这里,林念生教授谈到了自己曾经拍摄的纪录片《保钓:海外的五四运动》,这部片子是爱国精神的呈现。创作手法比较西方,片子在“优酷”的点击率有84万多。他讲到自己拍这部片子是希望提升大家的爱国主义精神。厦门大学新闻传播学院硕士生衣哲问道:“拍纪录片时,我们通常会遇到技术和选题的两难问题,请问该怎么解决呢?”林教授认为技术问题在拍摄实践中可以解决,至于选题问题上,他建议同学在学校是可以多读书,拥有广博的知识,将来看世界的角度就会不一样,拍出来的纪录片也会和别人不一样,这就还需要拍摄技术的支持,用形式系统彰显纪录片深刻内容。

本次茶座由厦门大学新闻研究所副所长毛章清老师主持。新闻传播学院的许清茂教授、苏俊斌老师、史冬冬老师、迟月利老师、杨颖老师等,还有2010届校友雒艳出席了本次讲座。林念生教授毕业于纽约州立大学和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校本部,获得电影电视学的学士、硕士、以及哲学博士学位,2007年至2013年期间在厦门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新闻学系担任全职教授。

 

 

(撰写者:厦门大学新闻传播学院硕士生李悦闻)